llunasea

Agallochz:

从今以后,

我将与一棵树为邻,

与雨露为伴,

看东边的太阳升起,

看黑夜一落千丈,

看蒲公英在风中飞走,

看你伸着懒腰

笑着走向我。

Agallochz:

在一个黑夜遍地的时代

如何黑白两道通吃

而不抢了的闪电风头?

如何成为大海里的一簇浪花

而不惊扰了一粒盐的美梦,

如何囚禁一座故乡

于一袭金色的旗袍下

而不惧一场大雪即将来袭?

除非,太阳下山,

除非,皇上有旨。

Agallochz:

你在一个黑夜

伙同另一个黑夜

去打劫第三个黑夜

的城市里,

抬头数着天上的星星,

一颗,两颗,

三四颗,

数了又数,

直至颗颗冒汗。

黑夜的疆土是半个地球
因此
我们是自由的

Agallochz:

你拥有的不过是一个暖男,

我却拥有整个暖冬!

Agallochz:

据说,

在黑夜里,

我们主要负责审美,

你们主要负责疲劳。

换句话说,

我们更习惯整理衣冠,

你们更习惯模仿禽兽,

这是因为,

我们的主要成分是六神,

你们的主要成分是无主。

总之,

对黑夜而言,

特别是对冬季的黑夜而言,

我们是露水,

你们才是夫妻。

索非亚教堂 雨过天晴

假装在莫奈花园